蚍蜉

異路色

首页 >> 蚍蜉 >> 蚍蜉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顾先生的余生 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凶案现场直播 梨雨落一砚 欲望无眠 靠答题系统续命 超感应假说 过度沉溺 廖星星的法医之旅 国师,公主又见鬼了
蚍蜉 異路色 - 蚍蜉全文阅读 - 蚍蜉txt下载 - 蚍蜉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

没事儿,我娶你(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曹大爷你总算来了!快快快,我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要检查的人半个小时前已经到了!”

秦诗看到曹焕走进门,赶紧跑过来一边把他往法医区拉,一边急切地说道。

“这么早?”

曹焕不想跑,任凭秦诗拖着他走。

“早点不好吗,我还怕今天早上的三组会撞车,这组人说待会儿要赶火车回老家,你快点走啊,王老师已经在检查室了。”

秦诗直接把曹焕推进了检查室,然后给他把白大褂拿了过来,曹焕根本连办公室都没机会进,别说打电话了,他想着早检查早完事,这组完了再去把道歉电话打了应该也不迟。曹焕和王老师刚做完第一组,还想先歇会儿,但是紧接着第二组人就到了,曹焕都没时间回办公室放个材料,只能拜托法医小姐姐帮忙把上一组的材料带到他办公室桌上放好。第二组比较麻烦一点,检查对象是一位年逾八十的老者,几乎不能自己行动,王老师又是腰椎间盘突出的老选手了,使不上力气,全程只能靠曹焕和这位老者的儿子合力搬动被检查人,以及帮被检查人翻身,检查时,曹焕还得万分仔细小心,花了几乎是平常一轮检查的两倍时间。等这一组好不容易完了,第三组已经在门口等得不耐烦了,他们被法医小姐姐领进检查室后,嘴里还骂骂咧咧了好一阵,此时已经过十二点半了,曹焕和王老师一口饭都还没能吃上,曹焕只觉得肚子在抗议,不停地咕咕叫。

“王老师我来吧!”

方魁背着法医箱出现在检查室门口,她今天一早直接和法医病理的老师们因为一个交通事故的案子出诊去了,刚刚才回到中心,方魁扶着腰快断了的王老师先回了临床办公室,然后把法医箱往地上一放,就跑去检查室帮曹焕忙。

“曹老师吃饭了吗?”

“还没,哎,饿。”

曹焕拿游标卡尺量了下被检查人膝盖上的疤痕长度,可能大冬天的,金属游标卡尺有些凉,被检查人冷得叫唤了一下,这引得站在边上刚刚停止抱怨的家属又开始变着花样说阴阳怪气的话了。曹焕左耳进右耳出,肚子饿得他听不进去别人骂他。

“我听秦姐姐说待会儿还有两组呢,您这样受不了的,这组完了后先去吃点吧。”

“帮我看看几点了。”

“一点半不到。”

“那来不及了,下午第一组约的两点。”

上午组全部结束后,方魁在曹焕整理材料的间隙跑去秦诗那儿拿了一些零食带过来给他,曹焕道了谢,随手拆了一包3+2,他伸了个懒腰,想走出检查室站门口吃一些,他刚一块饼干塞嘴里,下午第一组和第二组竟然同时到了。检查室只有一个,同时招待不了俩,为了不让第二组等很久,曹焕赶紧咽下嘴里的饼干,转身钻进了检查室。饼干差点把曹焕噎死,他一边咳嗽着,一边把法医小姐姐递过来的一纸杯水一饮而尽,他擦擦嘴角的饼干屑,继续投入到工作里去了。曹焕一边检查,一边苦恼,今天到现在为止全泡在检查室了,临床办公室更是一步都没踏进去过,他不明白老天爷这是什么意思,不想他跟谭北海好了还是怎么的,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下午第一组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检查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曹焕回头看了一眼,陈弥正探了一个头进来,朝曹焕笑笑。法医病理的人这些天也忙,人手严重不足,于是不得不把陈弥也带上,他昨天开始跟着一组病理的人员出差去了,直到现在才回来。陈弥侧身挤进了门里,踮着脚走到曹焕边上,用胳膊肘碰了碰他。

“干嘛?”

“老大,给你的。”

曹焕回头一看,陈弥手里拿着的赫然是他的手机。

“我、手机?”

“我回来的时候在门口碰到谭sir了,他让我带给你的,说来也奇怪,我以为他是来委托案子的,结果他把手机交给我后就上自己车了,而且一直没开走,那他明明有空,又为什么不自己亲手把手机给你呢?你们该不会吵架了吧?”

曹焕实在是佩服陈弥的逻辑,靠着这么点细节他都能猜对。曹焕接过手机,没感情地朝陈弥笑笑,把手里的工具放到了陈弥手上。

“这儿交给你了,我有点事要办。”

“啊?哦,好。”

陈弥拿着工具,一脸迷茫,目送曹焕快步走出检查室,他耸耸肩,低头去查检查床上的单子,看检查已经进行到哪儿了。

曹焕一路奔跑到大门口,他站在台阶上左右望了望,一下就看到了谭北海的车所在,他跑过去,一把拉开副驾驶门,跳了上去。对于曹焕的突然出现,正在发呆的谭北海吓了一跳,他愣愣地盯着曹焕看了一会儿,随后在曹焕开口前,先一步抓住了曹焕的手,表情极其着急地道: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没考虑周全,没想到你的处境,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真的……”

“对不起!”谭北海还没说完,就被曹焕整个人扑上来抱住了,“不是你不好,是我不好,是我口不择言,该掌嘴!”

曹焕想起自己早上说的那些话,又尴尬又愧疚,伸手往自己嘴上打,他只打了一下,手就被谭北海抓住了。

“别打自己。”

“那你别怪我。”

“我怎么会怪你,我是怕你生我气。”

“没有没有,我没有生你气,真的,早上我说的你千万、千万别往心里去,赶快忘记掉,我也会以此为鉴,以后说话前一定先过脑子。”

“嗯,好。对了,这个给你,”谭北海放开曹焕,转身从二排座上拿了一个盒子放在曹焕腿上,曹焕低头一看,是switch游戏机,“还有这个,这个,这个……”

“等等等等!”

此时曹焕腿上已经堆了一个游戏机的盒子、两个品牌鞋的盒子,以及一个品牌耳机的盒子,他转头看了一眼后座地面,竟然还有不少不知道是什么的盒子和袋子。

“怎么了?你不喜欢吗?”

“不是,你、你这是不过了啊?你花了多少钱?”

“不多,这不是钱的问题……”

“退了。”

“为什么?你真的不喜欢?”

“我喜欢归喜欢……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你是不是找谁给你出主意了?”

谭北海竟然没反驳,一副被看穿的样子,小心翼翼地看着曹焕。曹焕一下明白了,谭北海一遇上跟自己相关的事,就会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更何况他俩这一年半的交往中,一次架都没吵过,突然吵上了架,他一定不可能自己想出用买东西求原谅这么老油条似的道歉方式,绝对是找人问过了。

“是不是黄榕?”

曹焕看谭北海听到黄榕名字时僵**下,就知道自己是猜对了,也是,谭北海能问的也就只有黄榕了,估计黄榕把哪个电视剧桥段搬出来教给了谭北海。

“这姑娘,也不知道给她哥哥省点钱。”

曹焕嘟囔了句,把腿上的盒子都放到了后边。

“去退了,我说真的,以后也千万别为了我乱买东西,我真的会生气的。”

“好,好,只要你别生我气,别不要我,我都听你的。”

曹焕听到这话老脸一红,他知道谭北海没有任何调情的意思,真的就是怕自己抛弃他,可就是听得他想把头钻进地底里去,刻意的情话永远比不上无意的情话来得冲击力大,太让人羞耻了,同时他又因为被全身心依赖了而感到窝心。

“我、我、其实、我……”

谭北海突然结巴了起来,他话还没说完,曹焕的手机到先不识抬举地响了起来,曹焕本想掐掉,但是一看来电显示是“家里”,他只能先接了起来。

“妈,怎么了?……好啊,行……恩……恩……好的,待会儿见。”

“要回家?”

等曹焕挂了电话,谭北海轻声问道。

“是的,我妈研究了个新菜品,打算加进年夜饭菜单里,让我回去先试个毒。”

“好,我送你回去。”

谭北海说着就要发动汽车,曹焕赶紧阻止了他。

“这位先生,我还没下班呢,你急什么。”

“哦,对,对,那我在这儿等你。”

“说起来你今天没去上班吗?”

“去了,早上半天,下午去商场买东西,买完就过来了。”

曹焕点点头,拉开副驾驶门跳下了车,一落地,他想起来刚才谭北海似乎还有没说完的话,于是他又转过身来,趴在副驾驶座上抬头看着谭北海道:

“刚才你想说什么来着?”

“没、没什么,不急。”

“恩?”曹焕偏过头眯着眼睛斜眼看谭北海,一脸的不信,“快说!”

“真的没什么,你先回去吧。”

曹焕打量了一下谭北海,见对方躲着他,就是不肯说,他更好奇了,不过今天还长,而且他要问的东西多着呢,他已经想好了,今晚要好好用点“手段”逼问下。

曹焕算了下,自己已经有一个月没回过家了,自己忙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是谭北海忙,两人虽住一起,能相处的时间却比平常减少了,他就更不想放过哪怕一分一秒。想来有些重色忘本,曹焕自觉愧疚,于是这次回家后表现得特别乖巧,一进门就去阳台工具间拿了把拖把出来,从门口开始吭哧吭哧往里拖。

“儿子,你这是干嘛?快坐下吃点水果,地什么时候不好拖啊,来来来。”

韦博豪抢过了曹焕手里的拖把,把他拉到了沙发边,往他手里塞了一个巨大的椪柑。

“我就想着,好长时间没回来了,总该帮忙干点家务活。”

“哦,哦,”韦博豪不知道为何听到曹焕说完这句话后,突然局促了起来,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没两秒,又拿起喝了一口,“你在家,一般都怎么做家务啊?”

曹焕一头雾水,他在外住都满十年了,韦博豪怎么现在想起问这个了,不过转念一想,韦博豪本就不太善于跟曹焕聊家常,估计是随便找了个话题在硬聊。曹焕刚要回答,却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地都是扫地机器人扫的,碗都是洗碗机洗的,他也就最多擦个灶台、洗个衣服晾个衣服什么的,这么说起来擦家具啊,铺床这种事,好像都是谭北海做的,而且还是在曹焕没注意的时候,这还真是个新发现。看曹焕盯着墙壁沉默,韦博豪咳嗽了一声,伸手拍了一下曹焕的肩膀道:

“如今不同以往,你……额……你也长大了,先从家务担起来,你别看你爸我好像整天就会下棋看书,你不在家你是不知道,家里的家务其实都是我做的,你妈也就你回来的时候会动动手。我不是抱怨的意思啊,我是说,这是爱的表现,你多学学。”

“哦、哦。”

曹焕眨眨眼,越发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韦博豪怎么突然跟他讲这些了,他也不敢问,怕气氛尴尬,便顺从地应了几声,他赶紧把手里的椪柑剥了,撕了一半递给韦博豪,并同时打开了电视,调到新闻频道,就新闻内容跟韦博豪聊起了天。

“再煮个半个小时就差不多了,来来来,你们爷俩别坐着了,去把餐具摆好,准备吃饭。”

周丽华一边用围裙擦手,一边走了出来,她一声令下,韦博豪立马起身往厨房跑去,在周丽华的指挥下,和曹焕一起搬了几套新餐具出来,一一在餐桌上摆放好。

周丽华所说研究的新菜品叫作“万朝归宗”,曹焕看了下,简单来说,就是鱼籽块、鱼丸、鱼糕和鱼头一起焖烧,出锅后再淋上热油以及炒香的酱料,一端出来那香味,立刻充溢整个餐厅,闻得人口中生津。曹焕不自觉咽下口水,夹了一块热腾腾的鱼籽块进嘴里,口感像豆腐,但又有颗粒感,因为焖的时间长,已经非常入味了,简直可以说鲜香渗进了每一颗鱼籽里面,他吃完一块,又忍不住夹了一块。

“怎么样?”

“太好吃了,我觉得能取代霸王别姬,成为我们年夜饭桌上的头牌。”

“那可不行,霸王别姬也要上,不然到时候不够吃。”

“啊?每年我们三人吃都有多,怎么多了个菜还不够吃了?”

曹焕也就随便一说,他咽下一颗鱼丸又掐了一块鱼头肉,吃得不亦乐乎,可吃着吃着,他察觉气氛有些不太对,周丽华没回答也就算了,等他一抬头,刚好迎上周丽华和韦博豪盯着他的探究目光,而且他俩和自己是面对面坐着的,这场景特别像是在审问。

“爸,妈,这……怎么了?”

曹焕咽下食物,有些不知所措地放下了筷子。周丽华和韦博豪互看了一眼,曹焕眼见着韦博豪跟周丽华用眼神在商量着什么,随后还是周丽华先转过了头,看向曹焕,朝他笑了一下,只是这一笑吧,让曹焕遍体生寒。

“焕焕,妈妈有件事要问你,你要不愿说也没事。”

“怎么没事了!”

韦博豪急哄哄地插嘴道。

“你闭嘴。”

周丽华应该是在桌底下扭了一把韦博豪,韦博豪立刻“哎哟”叫了声,伸手揉自己的大腿。

“妈,您说。”

这气氛搞得曹焕也紧张起来了,他挺直了腰板,双手放在腿上,跟个准备挨训的小学生似的。

“你别介意啊,妈妈就是好奇,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曹焕满头大汗,一听周丽华如此问,原先那些他忽略掉的事情突然挨个在他眼前闪过,他越想越紧张,脑子都要转过速爆炸了。

“额……吃饭吃饭,哎呀真是,你看看我,焕焕快吃,冷了就不好吃了。”

曹焕虽然看不见自己脸,但他知道肯定是白过一阵后又在迅速变红,他闭上眼睛,紧咬下唇,过了一会儿才睁开眼,把双手放到了桌面上。

“是的,妈,我……我现在确实有个对象……”

曹焕的坦白,让对面的二老同时停了筷子,二老什么话都没说,但那眼神就是在催促曹焕再多说点。

“哎呀真是,哈哈,”周丽华放下了筷子,干巴巴地笑了声,“妈没其他意思,就是你看,你们谈了那么久了,今年过年要不带回来?当然了,不是年三十也没事,人家里肯定也要吃年夜饭的,初一啊初二啊都可以。”

“妈……你怎么知道我谈了很久了?”

周丽华的这句话里,曹焕就捕捉到了这一个信息,他现在都觉得二老可能已经知道他对象是谁了,那他一直到现在都对谭北海的事只字未提,还要二老小心翼翼地隐瞒到现在才来问他,这儿子当的,是不是过于不孝了。周丽华一愣,伸手捂了下嘴,她看看韦博豪,轻咳了下道:

“是这样的焕焕,妈妈没有特意去探你的隐私,你不说肯定是有你的道理的。我不是空闲的时候经常会去你住的地方打扫一下,顺便补充下冰箱嘛,这不,发现你好像有一年多都没住那儿了……”

曹焕一愣,这个点他以前是想到过的,但是因为当时张桁那事还没解决,所以他很快就忘了这茬。

“我和你妈也讨论过,现在时代不同了,小情侣同居这种事不能用我们那个时代的标准去评判,我们也相信儿子你的为人,既然都谈了一年多了,那差不多也该稳定下来了吧,所以我们就想啊,让你带回来给我们看看,我们也想和未来儿媳妇见见面。”

“噗。”

曹焕听到韦博豪说“未来儿媳妇”,脑子里立刻有了画面,在儿媳妇上按上谭北海的脸,这一场景让他突然就绷不住笑了出来,对面二老明显在说这些的时候非常紧张,曹焕的这一举动又让他们停止了动作,盯着曹焕看。

“不是、我……咳。”曹焕清了清嗓子,深呼吸一口,准备好好坦白了,“他……应该可以过来,我们也……确实谈了快一年半了,感情也很稳定。”

“哦哦,那姑娘叫什么名字,喜欢吃什么?我到时候多做点她爱吃的,人家第一次来,我们总要厚待的。”

周丽华脸上笑开了花,说着就去客厅茶几下拿了本小本子过来,准备记下她心中的姑娘爱吃的菜。曹焕沉默了会儿,周丽华看他没回答,抬头有些疑惑地看了过来。

“他……嗯……不是个姑娘,是个你们也认识的人。”

“啊?”周丽华和韦博豪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互看了眼,周丽华手里的笔抵在本子上,划出了一条轻飘飘没什么意义的线条,“我们认识?那……是……是……陈弥?”

“不!不是陈弥!”

曹焕一听周丽华说陈弥,瞬时眼睛瞪得老大,急得差点就要站起来往后退几步了。

“那……莫达拉?”

“也不是莫达拉,不是他们!”

曹焕要崩溃了,他估计周丽华是受了惊吓,听到他说是认识的,一下子只能想到他这两个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们。

“那是谁?我们也不认识其他的了啊?”

“有,怎么没有,”这么一打岔,曹焕的紧张算是消解了很多,他喝了一口可乐,赶紧道,“是上次那个和我一起在山里出事的,叫谭北海,妈你还给他做过枸杞脑花汤让我带过去来着。”

“哦哦,我想起来了,脑壳摔坏的那个。”

“……”

曹焕一时无语,这话错是没错,可怎么听着如此别扭,韦博豪应该也注意到了这点,拿手肘拐了周丽华一下。

三人一下子没了话,周丽华机械性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鸡肉进嘴里咬着,韦博豪则是舀了一碗热汤,吹都没吹就往嘴里送,结果烫得他脸都扭曲了,又不能吐出来,只能红着脸咽下去。这种静默持续了大概有两分钟,曹焕没动作,光是看着二老,也不知道他们对此什么意见,他感觉自己在等审判,说不煎熬那肯定是假的。

“啪。”

周丽华像是如梦初醒,突然放下筷子,抓着韦博豪的胳膊肘就把他拉了起来,她笑着向曹焕道:

“焕焕你先吃,多吃点啊,我和你爸去说会儿话,马上回来。”

于是曹焕目瞪口呆地看着周丽华拖着踉踉跄跄没站稳的韦博豪就进了卧室。餐厅里恢复了安静,曹焕绷着的那根神经一下子放了松,这让他感觉口干舌燥,他直接把地上一升装的可乐拎起来,对口就往嘴里灌。

周丽华和韦博豪在卧室里大约待了十分钟左右,这期间曹焕一个人快喝完一整瓶可乐了,喝到后来一直打嗝,又硬生生灌下去一杯白开水,这杯水喝到最后一口时,周丽华和韦博豪刚好开门出来,曹焕吓了一跳,剩下的水全倒在了自己脸上。周丽华和韦博豪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两人看起来也有点紧张,开口前光朝着曹焕笑了,笑得曹焕瘆得慌。

“焕焕,我和你爸其他没什么愿望,就希望你能幸福,能开心,所以你的一切选择,爸妈都是支持你的,这点你可以放心。”

“你能跟我们说出来,光是这样我们就很开心了,你别有心理负担。”

“我就是担心……哎呀……”周丽华说着说着突然掉了眼泪,曹焕慌了,急忙忙去客厅抱了一大包餐巾纸回来,狂抽了十几张递给周丽华,“没事没事,我就是担心你遭人欺负,毕竟这条路挺难的,那个小谭我们也不是很了解,他要是不坚定,中途逃了,那我们焕焕可怎么办。”

“他要是敢做混蛋事,儿子你一定要告诉我,看我不揍他!”

“爸、妈,你们等等……”

“但是也不能这么说,人家男女结婚还会离婚呢,分分合合也正常,当然这是要建立在你们和平分手的前提下,不能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焕焕你听到了吗,你爸妈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

“对!不过相对的,你也不能做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

“好、好的。”

曹焕插不进话,周丽华和韦博豪都帮他和谭北海考虑到分手的事了,他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晦气晦气,快过年了,我们说什么丧气话呢,现在焕焕开心就好。焕焕啊,回去跟小谭说说,你们俩什么时候一起过来吃个饭吧,就一般家人聚餐,别让他准备礼物什么的,太见外。”

“好的,我回去跟他说说。”

“行了行了,快吃快吃,菜都凉了真是,焕焕你走前记得提醒下我,锅里我特意留了些菜,你等会儿带回去给小谭啊。”

全盘托出后,曹焕的紧张却没怎么消失,他只能靠吃东西来平衡,稀里糊涂地把每个盘里的菜都吃光了,连装饰用的西兰花都没放过,再加上之前喝的可乐,他差点撑得站不起来。

曹焕拎着两个食盒回家,站在门前掏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门里的谭北海应该是听到了钥匙声,在曹焕转动钥匙前打开了门,曹焕愣了下,抬头望向谭北海,看到谭北海的那一刻,他才真正松了口气,他拔出钥匙,向前一步跨进玄关,一把抱住了谭北海。

“哥……”

“怎、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曹焕在谭北海胸前一顿乱蹭,蹭舒服了才放开他,然后把手里的食盒塞给了谭北海。

“我妈让我带给你的。”

“谢谢伯母……”谭北海接过食盒,低头看了一下透明盖子里滑动的鱼籽块,一下子意识到曹焕刚才那句话怎么好像不太对,“给……我的?”

“是啊。”

“这什、什么意思……”

“我先去洗个澡,你尝尝看啊。”

“等一下,焕焕……”

“等我洗完了出来跟你说,乖。”

曹焕朝谭北海抛了个飞吻,溜进了卫生间,留谭北海一个人捧着食盒站在客厅里不知所措。

谭北海不知道在发什么呆,曹焕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动静也不算小,他却对此一点没感知到,他坐在餐椅上一筷子一筷子夹着热过的食盒里的菜,眼睛盯着白墙一眨不眨。

“好吃吗?”

曹焕跳到谭北海身边,拉了把椅子坐下,谭北海吓了一跳,筷子都掉了一只,他慌慌张张捡起来,擦都没擦又赶紧从食盒里夹出一大筷子菜,全塞进嘴里嚼着。

“好吃,好吃,很好吃。”

“哥,别慌,看着我。”

曹焕扳过谭北海的头,让他面向自己,谭北海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直视曹焕,他读出曹焕眼睛里的正经意味,于是赶紧强迫自己放松,咽下嘴里的食物,把筷子放在桌面上。曹焕看谭北海这样,倒是笑了,放下手轻轻说道:

“我跟我爸妈说了,我们俩的事,他们想让你过年的时候和我一起回家吃顿饭。”

“我、我可以吗?”

“怎么了,我难道是在选宠物小精灵吗,你不可以,还有谁可以?”

“不是,伯父伯母会不会……我……”

“嗯……硬要说的话,他们确实对你挺不放心的。”

谭北海听到后微微往下坐了点,似乎一下子泄了气,好看的双手用力绞在一起,指尖泛着红。

“他们怕你欺负我。”

曹焕不敢太调戏谭北海,毕竟到头来心疼的是自己,他语调上扬地补了句,眼见着谭北海一下子抬头朝他望过来。

“我不会,我永远不会!”

曹焕憋着笑,拉着谭北海的手带着他走到客厅沙发前,他趁谭北海没防备,一下把人推倒在沙发上,自己立马两边膝盖跨在谭北海双腿边,一屁股坐在人大腿上。谭北海瞬间整个人僵硬,一动不敢动,双手不知道该扶着曹焕好,还是放背后好。

“现在我们先来算下前几天的账。”曹焕眯了眯眼睛,伸手挑开了一颗谭北海胸前的衬衫扣子,谭北海因曹焕的这个举动,喉头不自觉地滚动了下,这个细节没能逃过曹焕的眼睛,“第一、前几天为什么都不怎么跟我发信息了,以前你发得可多了,生怕我看不到似的,不仅如此,电话也不怎么打了,为什么?”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没考虑你的感受,我、我每次一跟你聊天,一跟你打电话,就不想停下来,想跟你说更多话,听你说更多话,甚至马上见到你人,但是这样我工作就做不完了,我就想着一定要先忍着,把事情做完了,这样我就有更多时间和你在一起。”

曹焕挑了挑眉,谭北海如此慌张地快速说一大段话的时候少有,看样子是真的被自己早上的态度吓到了,他继续挑开了谭北海衬衫上的几颗扣子,眼见着谭北海的一只手似乎想要阻止,又硬生生放了下去,抓紧了手边的抱枕一角。

“我也得跟你道歉,早上说了很多气话,这事就到此为止,不能让它影响我们的感情。”

“好。”

谭北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半敞的衣服,不知所措。

“下一个问题,你说我们明天去医院,你确定不会再放我鸽子了?”

谭北海马上狂摇头,坚定地说道:

“绝对不会,我这些天把很多工作都提前处理完了,年终清算也先做了,我从今天下午开始请了年假,一定不会再出尔反尔了。”

“好。”

曹焕解开了谭北海衬衫上所有扣着的纽扣,手往下移抓住了谭北海居家服的裤腰带,谭北海虚虚地抓着曹焕手腕不敢用力,使得曹焕根本没受到任何阻力地就抽出了一边的系带。

“第四、我想采访下这位谭先生,我们交往到现在已经一年半了,请问您是佛祖转世吗?究竟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合并同类项啊?”

“焕焕……”

曹焕的手已经伸进谭北海的裤子里了,谭北海稍微用了点力抓着曹焕的手腕,声音都沙哑了起来。曹焕一点没停手,继续往下探,只盯着谭北海的眼睛看。

“我有个主意,我们过年去海边玩吧,之前我不是给过你一个承诺,要裸|泳给你看的吗?”曹焕凑在谭北海耳边轻声说话,别说,语言的能量是真的大,本来他只是想调戏下谭北海,说着说着,倒把自己说得有点蠢蠢欲动起来了,“哥,你现在脑子里是不是已经有画面了?你要是急,现在我也可以先在你身下演练一番……啊!”

曹焕话还没说完,突然眼前天旋地转,下一刻眼睛看到的景物都倒转了,谭北海竟然一下子把他给扛了起来。谭北海把曹焕扛进了卧室,反手锁上了卧室门,曹焕再次正着看这个世界,是谭北海把他放在了床上,他还没坐起来,就又被谭北海给压了下去,嘴巴直接就被吻住了,一点不给他喘息机会。他们吻了很久才分开,曹焕晕晕乎乎的,看到谭北海直起身,伸手从床头柜里翻找出了好多工具。

“哥,人不可貌相啊,你虽嘴上不说,看来也是想了很久了,啧啧。”

谭北海回答曹焕的又是一阵激烈的吻。

“我觉得在客厅也行,还是说你比较喜欢床?”

曹焕也在紧张,嘴唇刚分开一点,他就忍不住想说话,看着谭北海脱衣服,他浑身都开始颤抖了。

“不能让小朋友们看见了。”

谭北海低声说道,一边说一边厮磨着曹焕的嘴唇。

小朋友们?

曹焕疑惑了下,不一会儿他就听到了卧室门被爪子挠的声音,他反应过来,谭北海说的是雷电和玉米,这两娃一个快7岁,一个4岁,随便哪个换算成人类年龄都要比他俩大,他俩才应该是这个家里的“小朋友们”。不过很快曹焕就没有多余的脑子去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他自己招来的暴风雨,跪着也得受到底。

第二天要去拆钢钉,前一天还肆无忌惮地厮混到了后半夜,早上曹焕根本起不来,即使大脑醒来了,他身体也动不了,好像骨头完全散架接不起来了一样,至此他得出一个道理:千万别去惹一个忍耐力强的人,谁知道反作用力竟然这么强。谭北海把哼哼唧唧的曹焕抱到沙发上,服侍他先把早饭吃了,曹焕端着粥靠在谭北海怀里,享受着谭北海的按摩,当个大爷真是舒服。

“哥。”

“恩?”

“你看我们都这样了,什么时候结个婚吧。”

曹焕放下吃完的碗,从茶几上的果盘里拿了个橘子剥着,他说这话没什么深意,结不结婚他无所谓,也就嘴贱想调戏两句。可谭北海却突然手不动了,也没有回话,曹焕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他的僵硬,曹焕在心里叹了口气,骂自己怎么总不知道哪些玩笑可以开,哪些不可以。曹焕尴尬地笑了两声,掰了一片橘子想回头喂给谭北海,他打着哈哈道:

“我就开个玩笑,你别紧张,没事儿,大不了我娶你嘛,哈哈。”

曹焕话音刚落,他感觉背后一空,自己整个人斜倒在了沙发上,手中的一瓣橘子还没给出去,落在了抱枕上,他眼见着谭北海一言不发地离开,有些震惊。

“哎,真是,我好端端说那些干嘛。”

曹焕嘟囔了一句,得,一晚上营造出来的美好气氛,全被自己毁了,他一口吞掉了手里的橘子,冰得他牙齿一疼。

谭北海急急忙忙走回了卧室,又急急忙忙走了出来,曹焕已经又剥了一个橘子了,他想缓解下尴尬的气氛,笑着伸手把橘子递给谭北海,谁知谭北海朝他走近后,并没有去接他手里的橘子,而是突然在离他还有几十厘米的地上跪了下去。

“什么东西掉了吗?”

曹焕往后退了退,不知道这是闹哪出,随后他就看到谭北海向他展开手心,手掌上静静躺着两枚戒指。

“这不能退的,是按手指大小定做的,还刻了字,所以不能退。”

曹焕愣了,第一次被人求婚,听到的不是什么“我们结婚吧”之类的,而是“这不能退”,他看看戒指,看看谭北海,半晌,他只听自己不着边际地道:

“人家求婚都是单膝跪地,你双膝跪地,这是要拜我啊?”

“啊、哦、我、我忘了。”

谭北海似乎是想站起来再跪一次,不过半路被曹焕拦住了,一把把他拉到了沙发上,曹焕拿了一个戒指看了一圈,戒指内部刻着“T&C”,他试了一下,跟自己的无名指完美匹配。

“你什么时候买的?”

“很早就定了,本来是打算除夕零点的时候拿出来的……其实昨天你生气之后,我来接你,就是想先跟你求婚,不过没成……”

“哦……”

曹焕点点头,原来当时谭北海那句被自己的电话堵回去的话,就是求婚。

“我给你戴。”

曹焕把另一个戒指也拿在了手里,抓过谭北海的手,套了上去,那枚戒指里圈刻的是“C&T”,曹焕拿起来的时候刻意瞄了一眼。

T绑C,C绑T,可以可以。

曹焕在心里窃笑,表现在脸上,到看起来像是快哭了。

曹焕和谭北海出门前,在网上预约挂了号,临近过年,医院里人都少了,曹焕到了后,等了不到十分钟就轮到他了,对于做手术他还是有些怕的,一个小时里肌肉都绷得死紧,等终于结束时,再加上昨夜的过度运动,他真的是要瘫了。谭北海已经准备好了轮椅,推着曹焕到了休息的地方,随后便拿着单子去取药窗口拿药。曹焕闲得无聊,拿出手机想玩会儿,一摁亮屏幕,到发现五分钟前有个来自周丽华的未接电话,他赶紧回拨了过去,立刻听到一阵铃声从后方响起。

“焕焕!”

周丽华挎着小包奔跑而来,韦博豪跟在后面,时刻注意着周丽华的脚下,怕她在瓷砖地上跑快了会摔。

“妈,爸,你们怎么来了?”

“你这孩子,以前跟你说过你的市民卡绑定的是我的手机,你肯定是忘了,一直没去改过来,你一在医院预约挂号,短信就发到我手机上了,你怎么来医院也不跟我们说啊,你出什么事了啊?妈妈担心死了。”

“妈,我没事,别担心,我就是来拆钢钉的,所以没想着要告诉你们。”

“哦,那还好,”周丽华抚了抚胸口,“你这样一个人要怎么回去啊,让你爸送你吧。”

“我……我其实不是一个人来的……”

曹焕话音刚落,就见着周丽华抬头看向了他的后方,他转过头去,谭北海正好捧着一堆药朝这边走了过来,并且在看到曹焕他们时,不易察觉地顿了顿。曹焕觉得谭北海走路快同手同脚了,一立定就僵硬地站在他的轮椅边上,向周丽华和韦博豪都鞠了一个大躬。

“伯母好!伯父好!”

谭北海太紧张了,没能控制好音量,最后一个“好”字,字尾都破了音。

“……好,好,小谭……中气挺足啊。”

韦博豪想了半天,就想出了一句不知道算不算是夸人的话。

“人挺精神的,挺好,挺好,”周丽华也没想到先以这种方式跟谭北海打了照面,“那、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哦对了,小谭,你喜欢吃什么,过年的时候过来吃顿饭,阿姨给你烧你爱吃的。”

“我不挑食,都爱吃。”

“那可比焕焕好太多了,焕焕这孩子总是这不吃那不吃的,嘴巴特别挑。”

“他不挑食的,每次我们吃饭他都从来不会浪费的。”

“……”

“……”

曹焕现在非常想笑,憋得脸都红了,他拉了拉谭北海的袖子,眉眼弯弯地看着他。周丽华也被谭北海逗笑了,可又要保持长辈的风度,她假装理头发,掩盖过那一阵笑意。

“那新年再见了,今天天气好,我和你爸到处走走去。”

周丽华挽过韦博豪,回头跟两个小的道别,这一回头,她发现了两人无名指上都戴着戒指,明明昨天曹焕回家的时候还没见到他戴,她拉着韦博豪,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两人笑着走出了医院大门。

“我不挑食,是因为你只做我爱吃的。”

曹焕笑着说道,牵住了终于放松了身体的谭北海的手。

“我、我没说错什么话吧,我总觉得好像都不对。”

“没说错,一点没错,好哥哥快带我回家吧,外面好冷哦。”

谭北海点点头,把手里的药交给曹焕,推着他朝着阳光明媚的室外而去。

太阳一直都在,阴霾终究会散。

大海无边无际,吞噬忧伤悲戚。

※※※※※※※※※※※※※※※※※※※※

暂时先到这里,如果以后想到有番外再来补,下篇文再见ヽ(*´∀`)八(´∀`*)ノ 开渔后,沈家门那边的鱼籽块焖豆腐最好吃,就保利对面,七十多个帐篷那里

《蚍蜉》无错章节将持续在7k啦中文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7k啦中文!

喜欢蚍蜉请大家收藏:(m.7klazw.com)蚍蜉7k啦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网游:全元素最强箭神! 长安不见月 孤城重启 我能看见万物漏洞 都市之我老婆是天皇巨星 完美世界 无限大萌王 大庭叶藏的穿越 唐残 月下夜神 我在丹田开辟洪荒 抗战从小兵张嘎开始 锦衣当国 重生小毒妃 异常生物见闻录 大秦:诸天店铺 斗罗之黑白莲花 我的卡里多了三百亿 科技必须死 大秦神级选择
经典收藏 破案现场别秀恩爱 蚍蜉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我有五个大佬师傅 顾先生的余生 超感应假说 江队的老婆是大佬 惊悚夜话 限时狩猎 过度沉溺 书楼诡狸 美杜莎之约 寻尸人 温柔的煞气 凤凰于飞 辽东轶闻录 师兄他会读心 别看我,我只是来修水管的![无限] 难寻之证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最近更新 破云 廖星星的法医之旅 江队的老婆是大佬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识谎者之梦境追逐 黄泉路下 无限剧本杀 温柔的煞气 凶案现场直播 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限时狩猎 难寻之证 超感应假说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顾先生的余生 我在逃生游戏里开挂了 永无乡 ICS凶案追踪 识谎者 破案现场别秀恩爱
蚍蜉 異路色 - 蚍蜉txt下载 - 蚍蜉最新章节 - 蚍蜉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